扑救森林大火飞行调度指挥几个原则问题

北方航空护林总站  http://dhzx.forestry.gov.cn2013年03月07日来源:东北航空护林中心
【字体: 打印本页

  国家林业局政府网3月7日讯  
    我国自从1952年开创森林航空消防事业以来,随着国家综合实力的增强,科学技术的进步和通用航空的发展,经过两代人60年的不断地探索、不断努力,森林航空消防事业出现了良好的发展态势,正在朝着“多机型组合,多方式灭火、自行航务保障、信息数字化传递、地空一体化”的方向稳步地推进。森林航空消防在森林防火中的地位更加巩固,作用更加重要,尤其在扑救重特大森林火灾中,发挥着任何其它方式不可替代的作用。
    近20年来,东北林区先后发生了94年“4·16”红花尔基大火、94年“10·12”黑河大火、95年“4·20”嫩江大火、96年“5·13”通北林业局大火, 2003年7·28内蒙古大兴安岭大火、2009年4·27沾河伊南河草甸森林火灾等重特大森林火灾。扑救重特大森林火灾,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到人员、机具、装备、通讯、战术、航行保障、后勤保障、火灾评估等各个方面,如何通过科学的组织指挥实现扑火全胜,是森防工作者研究和探索的课题。
    就航空森林消防来说,发生森林大火时,调用多架、多机型飞机,执行各种飞行任务,早已是扑灭森林大火必须采取的重要举措之一。扑火过程中,飞机连续多天高强度飞行,一天7、8个小时,有的最多达11个小时。航站上下从维护国土绿色安全、林区发展和稳定的大局出发,以对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高度负责的态度,以良好的职业道德,起早贪晚,全心全意地投入扑火,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最大可能完成飞行和后勤保障任务,努力减少低效和无效飞行,最大限度地发挥飞机的作用。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扑救森林大火致使飞行小时超计划严重,飞行费一时难以落实,前几年,还由此影响了飞机的配备。那么,扑救森林大火时,如何调度指挥飞机,才能充分发挥飞机的作用,同时又不至于出现,或少出现低效和无效的飞行的现象呢?这是有关领导和专业技术人员应当研究解决的问题。本文讨论的仅是扑救森林大火调度指挥飞机的几个原则问题。
    一、掌握森林大火的特征,满足火场飞行需求,是调度指挥飞机的根本出发点
    《森林防火条例》规定,受害森林面积在100公顷以上1000公顷以下的,或者死亡10人以上30人以下的,或者重伤50人以上100人以下为重大森林火灾;受害森林面积在1000公顷以上的,或者死亡30人以上的,或者重伤100人以上为特别重大森林火灾。森林大火,失去了人为控制,在森林内自由蔓延和扩展,给森林、森林生态系统、林内构筑物和设施、人民生命财产造成特别严重的危害和巨大的损失,严重污染大气环境。森林大火,是一种周期性强、突发性强、破坏性巨大、处置非常困难的的自然灾害。 森林大火的发生,与天体演变、气候异常变化和人类的活动密切相关。绝大多数的森林大火,是在风力大、气温高、相对湿度小的天气条件下发生的,其主要特征是:
    (一)、火行为复杂、火强度高、蔓延速度快。在大风的推动下,火场会出现急进地表火(蔓延速度4—7km/h,有时可达10km/h)、急进树冠火(火焰跳跃前进,蔓延速度8—25km/h)、飞火、狂燃火、火旋风、地下火等各种林火行为。多个火头奔腾向前,翻山越岭、浓烟翻滚,遮天蔽日,受风廓线的影响,主要火头常常形成对流烟柱,高达上千米。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在草甸森林地域,过火面积可达几十平方公里,甚至更大,在白天,扑火人员难以接近火头和火翼扑火。
    (二)、参战扑火人员多,机具设备多,扑救时间长,损失非常惨重。如1987年5月6日,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因工人违反森林防火规定,2处野外吸烟、2处割灌机跑火,从而引起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特大森林火灾。5.8万多军警民,60多架直升机和固定翼飞机,经过28个昼夜的奋力扑救,才于6月2日将这场大火彻底扑灭。直接损失达5亿多元,火场总面积1.7万平方公里 ,森林受害面积101万公顷,其中有林地受害面积70%。森林覆盖率由原来的76%降为61.5%,大量的中幼林被烧死,荒山秃岭到处可见。境内烧毁房屋达63.65万平方米,烧毁国家贮存木材85.5万立方米,各种机械设备达2488台、粮食650万公斤、铁路专用线17公里,灾民达5万余人,死亡193人。
    1994年4月16日,内蒙古呼盟红花尔基林业局头道桥林场,因猎民违章狩猎和无业人员在山上烧水引起山火,酿成特大森林火灾。据统计,火场面积67127公顷,其中受害森林面积1450公顷。参加扑火的军警民共8000多人,动用直升机11架,固定翼飞机2架,各种车辆300余台,各种扑火机具1.6万件。直接经济损失3300多万元。
    2003年 7月28日,内蒙古大兴安岭大火受害森林面积1.38万公顷;1.6万多军警民和11架飞机参加扑火,连续奋战23个昼夜。
    2011年4月12日,河北省秦皇岛市抚宁县与青龙县交界处突发森林大火,扑火兵力达 11000多人,直升机7架,数百台各类车辆、近万件(套)灭火装备投入扑救行动。扑救7个昼夜。
    (三)、社会总动员,涉及部门多,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领导都极其重视扑火工作。扑救森林大火涉及林业、铁路、公路、军队、武警、民航、气象、交通、民政、卫生、公安、检察院、法院、测绘、邮电、商业和规划建设等部门。有关单位、部门都采取超常措施,全力以赴保证扑火兵力和物资调集、后勤保障、气象服务、火场通讯、火案查处等等任务的顺利完成。中央有关领导、国家林业局主要领导、省主要领导都亲临火场慰问扑火人员,指导火场扑救工作,对扑火工作做出重要指示,协调解决扑火重大问题。
    (四)、火场地形非常复杂,风向不定,火势瞬息万变,蔓延趋势难以预测。森林大火发生后,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发展迅猛,火场面积呈几何级增长。在靠近大江大河流域,溪流回绕,沟塘遍地,杂草丛生,道路稀少。大火沿山脊、沟谷、河流两侧不确定方向燃烧,形成错综复杂,交替蔓延的态势,在地面上很难预测发展方向。
    (五)、非专业扑火人员多,有效的扑火工具少。扑救森林大火的上万大军中,只有几千人是森警和专业扑火队,他们配有风力灭火机,水枪和2号工具等扑火装备。其他绝大多数是解放军和老百姓,他们的扑火工具是镰刀、铁锹和树条,由于火随地形地势不确定方向蔓延,蔓延速度快,有许多扑火人员不知道正在扑救的是四周已经过火的内线火,也不知道火场的外线到了什么地域。还有的就在进入火场附近的过火区内守着或休整,更有的找不到火场边缘在哪里,看不到火场,只能原地待命。
    (六)、支援的直升机多,航行和后勤保障任务重。大火发生后,支援的直升机陆续调入大火发生地的临近航站,只有几架飞机保障能力的航站要保障十几架直升机完成火场高强度飞行,燃油、保障车辆常常告急,航站人员每天都是起早贪晚,超负荷完成航行和后勤保障任务。
    (七)、指挥层次多,信息来源广,信息海量。大火发生后,成立了扑火前线总指挥部,扑火前线分指挥部,有时还根据火场燃烧情况成立火线指挥部。来自四面八方的信息,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源源不断地向各级指挥部汇集,真实的和虚假的,有实效的和过时的,全面的和点线的,现实的和预测性的,正确的和失误的,负责任的和应付的,交织盘节,错综复杂。
    (八)、飞行任务随火场变化而改变,火场飞机多,飞行时间长,容易发生飞行事故。飞行途中,飞行任务经常因火场情况改变而需变更,任务多样、时间紧、任务重。因为飞行时间长,火场能见度低,正在火场飞行的飞机多,飞行员长时间精力十分集中,身心疲惫,容易出现纰漏,造成飞行事故。
    从上述可以看出,扑救森林大火是异常困难和复杂的。一场大火,可以连续燃烧几天,几十天,吞噬几十、几百、甚至上千平方公里森林,对林区的社会稳定和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造成重大的威胁,各种危害巨大,必须对火场的发展态势、扑救难度和需要直升机的架数估计充分,掌握各航站现有的能转场支援扑火的直升机数量、直升机定检时间和供机单位还能出动直升机架数等情况,要从火场的需要出发,采取积极的、强有力的措施,满足火场飞行需求,科学合理地调度指挥飞机,地空密切配合,尽快扑灭大火,这是调度指挥飞机的根本出发点。
    二、掌握准确的火场信息, 是科学调度指挥飞机的前提条件
    扑救森林大火的火场总指挥、火场前指指挥,都是由火场所在地的最高行政领导或大军区的最高首长担任。他们全权负责火场的扑救工作,其中也包括飞机的指挥。他们是火场扑救的决策者,是站在十字路口选择最佳路线的人。任何正确的决策都是理性思维的产物,是重逻辑、重客观、重现实的结果。这就要求他们面对复杂的火场形势,思眼前想发展;思时机想困难;思局部想整体。做决策时,确定的问题,越精细越好;分析的重要因素,越详尽越好;可能性的设想,越符合实际越好。然而,正确的决策源于正确的判断,正确的判断源于准确的信息,任何决策中若没有信息或信息不准确、不及时、失去时效性,就会造成无法决策或决策失误。调度指挥飞机前,要尽可能地掌握整个火场的所有信息,其中包括:
    (一)、火场所在地域的社会情况、天然屏障条件、地形条件、道路状况。
    (二)、可燃物种类、火场总面积、火线长度、火强度、火头数目、火行为种类、蔓延方向和速度。
    (三)、当日火场天气情况,未来几天的天气趋势,有无降水降温或高温大风天气。
    (四)、投入火场的有效扑火力量人数,装备情况。扑火前线总指挥部主要领导,分指挥部主要领导、东西南北火线指挥部主要领导,火线上各段的扑火兵力,各支扑火队的总领队,分配的责任区段,各段的扣头地点。
    (五)、投入火场扑救的直升机架数、哪个航站负责保障,化灭机群和火场飞机的数量,飞行时刻,飞行任务和完成任务的情况,化灭地段、吊桶灭火地段、机降人数、机降位置,所属哪个单位。
    (六)、影响整个火场扑救进度的关键火线方位、火线长度、火强度、地形和存在潜在危险的程度,地空配合的扑火手段和扑火效率。
    (七)、整个火场的扑火战略战术的实施情况,各条火线的燃烧情况。扑火进展情况,有利条件和不利因素,扑火人员的战斗力情况,特别是专业队和森林部队的战斗力消耗情况。
    (八)、投入扑火的机具、设备数量,大型机械设备的扑火任务执行情况。整个火场后勤保障情况,急需空运给养的数量和位置。
    (九)、中央领导、省领导、地(市)领导和各级森林防火指挥部对扑火的指示精神。
    (十)、火场内部倒人位置、数量、扑火装备损耗情况,人员伤亡情况,后续扑火兵力的补充情况。
    只有掌握了上述准确的火场信息,才能全面地了解火场情况,从整体上正确地做出扑火决策。信息的来源应当是火场前指、火场所在地的省(区)或地(市)森林防火指挥部和航站的飞行观察员。
    森林大火的面积一般是上百乃至上千平方公里,了望台或地面扑火队显然难以看到整个火场的情况。因此,提供火场信息必须主要依靠飞机观察。飞机观察火场具有倾斜能见远、火场情况明、火场信息全、火情传递快的优势。观察火场,是飞行观察员的职责所在。飞行观察员对每次飞行任务的完成,对整个火场的信息提供和火场机降兵力的部署、航空喷洒的效果、飞行计划的实施、飞行绩效以及对所在航站的声誉,都有着重要的影响。选派素质良好的飞行观察员扑救大火,有利于正确地理解火场前指的意图,有利于在复杂的飞行条件下出色地完成飞行任务。素质就其内涵来讲,是指构成一个人内在和外在的基本成分,反映出一个人的能力和工作特点。它包括精神的、心理的、思想的、技术的、智能的和体质的基本状况。素质良好的飞行观察员,面对纷繁的火场情况,头脑冷静而不急躁,着眼全局而不是局部,决策果断而不草率,能正确审时度势,迅速完成飞行任务。
    飞行观察员要多角度、全方位观察整个火场,掌握林火种类、火线长度、气象因素、火场森林类型、地形、限制性地带、潜在危险地段等等全方位的信息。其中有的信息是发展变化的,一个问题同另一个问题,一种现象同另一种现象之间,存在着各种各样必然和偶然的联系、作用和制约。必须以辨证的思维运用专业知识去分析、判断。做到多谋善断、灵活多变,忙而不乱。多谋就是处理问题时要全面地看问题,解决问题的主意多,办法多。善断就是权衡利弊得失,从多种主意、办法中选出最佳的主意、办法。灵活多变就是善于随火场态势的变化及时进行反馈,随机应变地处理。这样,提供的火场信息是全方位的、经过分析整理的,并且是有预测性的。应全面综合考虑飞行观察员提供的信息以及瞭望台、地面扑火队提供的一定火线的局部信息,科学合理地调度指挥飞机,发挥出飞机的空中优势,地空密切联动,尽快控制整个火场。
    三、抓住有利天气机降森警和专业扑火队扑打危险地段,是调度指挥飞机的首要任务
    森林大火是在特定条件下发生的,除了在大风天难以扑打外,在适当的时机,若掌握好林火规律,全线出击,就可以控制或扑灭大火。天气的变化是影响林火行为的重要因素。火行为的日变化规律十分明显,一般来说,夜间气温下降、风力减弱、湿度增大、火强度相对减弱,应是扑火的最佳时机。然而,现在有的地方扑大火时,特别是前三两天,出于想尽快将火控制住的目的,在白天大风、高温的天气条件和没有有效的航空喷洒减弱火势的情况下,直升机从日出飞到日落,一架次一架次地向火头、火翼投放兵力,扑火人员下飞机后,往往因为火强度高、蔓延快,根本接近不了火线扑火。这架直升机投放的机降队还没有展开,机降点就已经被过火,接着又用另一架直升机向火场外线倒人。有时在可能危险性大的情况下,为保证安全或减少体力消耗,这支机降队点迎面火,烧出安全区,那支机降队也点烧,若没有掌握好迎面风,就造成了原来的火线没扑灭、新的火线又燃起,彼此连成一片。白天这样扑火体力消耗大,夜间需休整。如此循环往复,火点越来越多,火越来越大,难以将火尽早扑灭,只盼火烧到限制性地带熄灭或盼望老天降温降水灭火。这也是人们常说的:打大火人上得越多,火越打越大的原因之一。扑大火时,火场各级指挥应从研究火场天气着手、掌握林火行为的日变化和有利天气条件,抓住最佳扑火时机,调度指挥飞机把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战斗力好,扑火经验丰富的森警和专业扑火队投放到对整个火场扑救起关键作用的危险地段,这里的关键问题是合理的确定机降灭火架次与投放点
    (一)、确定机降架次
     机降灭火架次直接关系到扑火的费用消耗、整体兵力部署、扑火时间的长短以及森林火灾的损失程度。因此,对这一环节必须给予高度的重视。在直升机低空(200——300m)飞临火场上空后,飞行观察员要在直升机绕火场一周后,正确分析判断下列内容:
     (1)火线长度
    有波形闭合和非闭合两种火线。波形闭合火线形成于火场初发阶段,其特点是火线连续、无断裂,向四周扩展,火头扩展最快。火场形状随风向、地形变化,可清楚地划分出火头、火翼和火尾。波形闭合火线受自然障碍或其它原因的影响可能变成不相连接的波形非闭合火线。火头、火翼或火尾三者中有一个完全或部分熄灭。确定火线长度的方法有:
    ①、航迹线法  机降飞行使用的是1/10万或1/20万的大比例尺地形图为基图的智能标绘仪。在直升机飞抵火场低空盘旋一周的时间内,航迹线就是火场的轮廓线,然后按图上比例尺量出火线长度,显示出火场面积。这种方法适用于火场面积百亩以上的波形闭合和百米以上的非闭合的火线。
    ②、目测法  以飞行观察经验或火场附近诸如公路、电线杆间距、河流转弯处等地物做参照物目测火线长度。这种方法适用于火场面积百亩以下的波形闭合火线和百米以下的波形非闭合火线。
    ③、公式法  若火场面积很小,火场风力不大,火线近似等速向四周扩展,可用下式计算波形闭合火线的长度:
L = 3d
  式中  L—波形闭合火线长度(m)
           d—火场直径(m)
   或用下面的公式:
L = 3Rt  
  式中  L—波形闭合火线长度(m)
      3—经验系数
      R—火头蔓延速度(m/min.)
      t—自起火时至计算时火场燃烧时间(min.)
    以上所述是判定火场已存在的火线长度。确定机降架次有时还要预测未来一定时间内火线的长度。要做到这一点,首先要求出一定时间内火线增长速度。其基本方法是:飞行观察员在机降第二架次飞抵火场时,迅速观察整个火场的火线变化,并在机降第一架次已判定的火线长度基础上,用航迹线法或目测法确定出火头、火翼、和火尾的增长距离,然后以下面的公式计算火线的增长速度。
   L
R = ——
   T
   式中  R—火线增长速度(m/min.)
      L—第二次观察的火线增长距离(m)
      T—第一次与第二次观察的时间间隔(min.)
    (2)火强度
    火势的强弱不仅影响扑火方式和进度,而且影响确定机降架次。一般来说,火势强,扑火进度就慢,需投放的机降队就多;火势弱,扑火进度就快,需机降队就少。火强度可用下面经验公式计算:     
I = 3(10h) ²        
      式中  I—火强度(kw/m) 
            H—火焰平均高度(m)
    用此公式计算火强度简便、快捷,但有±20%的误差。从扑火角度来说影响不大。计算前,需知道火焰高度。空中指挥员或飞行观察员可在直升机降落火线边缘投放机降队时,目测火头、火翼和火尾的火焰高度。一般来说,火焰高度0.5m—1.5m,火强度约为75—750kw/m,表明火强度低;火焰高度1.5—3m,火强度约为750—2700kw/m,表明火强度中等;火焰高度3m以上,火强度2700kw/m以上,表明火强度高。
    以烟色也可判断火强度。烟为羽毛状、颜色浅而透明,只在林冠上方大约100m左右随风飘动,表明火强度低;烟下部为灰色,上部为白灰色,风速不大时出现几十米至近百米的对流柱,风速较大时烟的上部无“翻腾”,呈分散状态,表明火强度中等。烟的下部为橘黄色,中部为黑色或黄色,上部为灰色,产生高达几百米甚至上千米的对流柱,对流柱大多在风小气温高的天气里形成,风速大时,对流柱在火头前方倾斜伸展达数公里,其覆盖区域能见度极低,有时产生飞火,火爆、火旋风和轰燃,火强度高,危险性大。
    一般情况下,一架次14人配有4—6台风力灭火机和若干手工具的机降队,在傍晚后一小时能扑灭草地次生林火焰高度1m以下火线1500m—2000m;火焰高度1.5m左右的火线800m—1000m。但是,扑火进度受地形、士气、灭火机具状态等多种因素的影响,难以判定出恒速的扑火进度。
    (3)火场兵力 
    在机降过程中,有时距离火场较近的各种扑火队也先后进入火场的某一火线。他们往往没有指定的扑火地段,或插在两个机降队之间,或在进入火场的方向就近扑火。火线不长时,他们不但能控制、扑灭林火,此时是否继续机降,应综合具体情况决定。
    (4)机降时间 
    它对确定机降架次的影响有三层含义:
    ①、日没时刻 
    夕阳西下,其上边缘没于地平线的瞬间为日没。正确地掌握日没时刻是确定机降架次必须考虑的因素。民航专业飞行条例规定飞机在日没前15分钟必须返回飞机场。这是出于飞行条件和飞行安全的考虑。因此,要统筹分配一架次的飞行时间,争取在日没前完成机降任务。若在一定的时间内确实难以达到预期的目的,要尽早电告基地采取措施。
    ②、续航时间 
    直升机首次起飞能连续飞行多长时间再着陆加油,对确定机降架次也有影响。应在首次续航时间内尽可能以火场为圆心,以机降最小半径内的林场(所)的机降队为主,快速完成机降兵力部署。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做到下面几点:
    a、飞行观察员提前向机长说明飞行航线,并指挥直升机直飞预定地点。
    b、指挥直升机在快接近火场或机降队驻地前提前下降飞行高度,看明风向,直接切入着陆航线。
    c、飞行观察员在直升机飞临火场上空时迅速观察获取所需的火场信息,并确定机降投放点,及时告诉机长。
    d、机降队登机准备要提前完成,直升机降落后,快速地、有秩序地上下飞机。
    这样,可缩短飞行时间,尽早完成机降任务。
    (5)飞机状态
    直升机应处于良好的工作状态,若因故障不能继续飞行时,要及时采取措施。
    (6)气象条件 
    在未来一定时间内,风速、气温、降水和相对湿度如何,应胸中有数。若气象条件不利,就向火场投放足够的兵力。
     (7)估算扑火时间 
    扑火速度、火线长度以及火线增长速度是影响扑火所需时间的三个重要的因素,可用下面的公式估算:
                      C
             T 扑 = ————
                    NR2-3R1
  
    式中  T扑——扑火时间(min.)
          C —已知火线长度(m)
          N —风力灭火机(台)
          R2 —单台风力灭火机扑火速度(m/min.)
          R1 —火线增长速度(mmin.)   
          3 —经验系数
    (8)风力灭火机台数
    风力灭火机是扑火重要的工具,机降队都配有合理数量的风力灭火机,估算出台数,就能大致确定机降架次。可按下面的公式估算:
   C + 3R1T扑
N = —————
  T扑R2
      一个火场投放多少机降兵力不可能在理论上简便、准确地计算出来。人们一般认为,投入的兵力越多,扑火进度越快,这只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扑火进度快否取决于多种因素,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火场各支机降队能不能都分布在一定地段的火线上,并尽力地发挥了作用。因而,应掌握两条标准:一条是投入火场的机降队都应当交给扑灭一定距离火线的任务;另一条是扑灭火线的进度要大大高于火线增长的速度。
    (二)、 确定机降投放点
     确定机降投放点直接关系到机降队员的生命及装备的安全,关系到整个火场的兵力部署和扑火效率。这项工作貌似简单,实际上决非如此,尤其在火场面积大、气象条件恶劣的情况下正确地选好投放点显得更加重要。确定机降投放点要考虑下列因素:
    (1)森林类型
    它反映出树种组成、林份结构、地被物种类和数量,可作为分析火场燃烧性的依据。直升机飞临火场上空后,飞行观察员要全方位地观察火场及四周的森林类型,根据其燃烧性以及火场的火势、气象条件等因素合理地确定投放间距。东北林区主要森林类型及其燃烧性如下:
    ①、柞椴红松林  主要分布在小兴安岭和长白山的陡坡、斜坡的上部至岗岭分水岭地带,以南坡、西南坡等向阳坡为最多。树种组成以红松为主,混有柞树、椴树、色木等,立地条件较干燥。红松的枝、叶、木材和球果均含有大量的树脂,尤其枯枝落叶非常易燃。可发生地表火、树冠火,火蔓延较快,火势较强。
    ②、枫桦红松林  主要分布于中山、低山的中部和下部山麓平缓坡,以半阴坡为最多。树种组成红松略占优势。混生树种主要有枫桦、云冷杉、榆、椴、水曲柳等,立地条件较湿润,火蔓延较慢、火势中等,很少发生树冠火。
    ③、云冷杉林  主要分布于小兴安岭海拔高于700米和长白山海拔低于700米的地带,喜生长在空气湿度大的山地,以阴坡为多。在沟谷地带也有分布。其树冠密集,林下阴湿,混生树种有枫桦等,火蔓延慢,火势一般。
    ④、柞木林  多分布于低山的南坡、西南坡以及丘陵岗峦地带,遍及东北东部山地,立地条件较干燥,林下灌木多为易燃的胡枝子、榛子、杜鹃和一些耐旱的草本植物。优势树种蒙古柞占6成以上,混生树种有杨、白桦等,靠近河流树木稀疏地带,林中杂草多,最易发生火灾,火蔓延快,火势依气象条件变化,多为地表火。
    ⑤、杨桦林  分布在漫岗及沟谷,各坡向、坡度均有分布,立地条件由干燥到较湿润。树种组成以杨桦为主,混生有柞、椴、枫桦、色木、水曲柳,只发生地表火,蔓延速度和火势一般。
    ⑥、樟子松林  主要分布在大兴安岭海拔400米至1000米左右阳坡和沙丘地带,呈块状分布。该树种含脂量大,针叶极易燃,不仅易发生火灾,而且常发生高强度树冠火,蔓延速度快。
    ⑦、落叶松林  主要分布于大小兴安岭和长白山高山区。该树种含树脂、林冠稀疏、林内光线充足,林下易燃杂草多,但随地形变化和沼泽化的程度不同其燃烧性有明显差别,易燃的有草类落叶松林、柞树落叶松林、杜鹃落叶树松林。火蔓延速度较快。
    ⑧、塔头草甸  分布于整个东北东部山地的沟塘草甸及林中空地,极易燃,火蔓延速度快,火势较强。
    ⑨、采伐迹地  可燃物集中,分布于地表,火蔓延速度一般,但火势较强,火场难清理。      (2)郁闭度
    郁闭度的大小影响林下可燃物的数量、湿度以及林内小气候的变化。一般情况下,郁闭度越大,林内光线越弱,地表温度低,湿度大,不易燃。郁闭度越小,林内杂草越多,火蔓延的速度可能越快。空中判定郁闭度主要用目测法。
    (3)树龄
    林木年龄不同,树高各异。例如:针叶幼龄林树冠接近地面,林木自然整枝和自然稀疏,尤其落叶松树下部树枝干枯,易使地表火转为树冠火,火势强。中老林林冠稀疏,林下杂草丛生,多发生地表火。异龄针叶林内,地表火也容易发展为树冠火。
    (4)地形
    有的火场树木稠密,沟塘或林中平坦空地少,不能均匀地投放兵力。有时只能向一个投放点机降两支或两支以上的机降队。一般来说,投放点应邻近河流、小溪等水源。在火线附近选择不到水源时,可把机降队的宿营装备放到有水源处,将机降队投放到火线附近以迅速投入扑火。宿营地距火线的距离应在2000米之内,以方便机降队扑火后返回营地和便于营地电台与火线队员联系。
    (5)机降队战斗力  
     空中指挥和飞行观察员应掌握各支机降队的士气、给养、装备和身体状况,根据综合情况确定投放的位置。
    要根据上述因素正确分析、判断确定既有利于扑火,又能保证机降队员人身安全的投放点。一般情况下,在各种条件允许时,投放点要尽量靠近火线,点间距依据地形、机降队战斗力、火线长度、机降架次、火强度具体确定。机降时,要贯彻“把火灾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的方针,要正确理解火场前指战略意图,遵循先重点后一般,先居民地后林地,先林地后草塘以及对全局来说最有意义的方向和地段扑救。
    四、在扑救方法上应以地面扑火队为主,减少低效或无效飞行,是调度指挥飞应考虑的因素
    森林大火的火线长度至少几十公里,多则几百公里,从地面进入火场扑火人员最少几千人,多则几万人。他们是扑火的主要力量, 面对偌大的火场,不可能采用统一的扑救方法,而应当根据各条火线的实际情况,采用符合实际的、有效的扑火战术。中外专家认为:“科学的灭火方法,取决于燃烧释放的能量和灭火能量的平衡,而不是取决于扑救者的勇敢程度,正确的战术在于适时的、适地的有效能量的经济使用,这一点对于扑火指挥来说是必须牢记的。”
    扑火的战术有多种多样,但基本原则是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基本的要求是抓住有利的战机,速战速决,基本手段是巧打强攻。分析森林大火久扑不灭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投入火场的扑火队分属不同的地方和单位,扑火实战经验、组织纪律性、扑火能力和装备不尽相同,有的扑火队出工不出力,有的不按总体的部署去扑火,使火场不能形成合围,总是有一处处没有扣头的地段。因此,火场指挥在下达总攻命令前,要把各线指挥召集到一起,或利用火场通讯网络召开无线对讲会议,下达扑火方案和扑火要求,在实现火场合围的前提下,尤其要重点强调各扑火队必须扣头,扣头的地点要立标为界,扣头的双方扑火队员要签字,以分清责任区,一旦林火复燃即可查明责任人。
    扑救大火还要辅以飞机人工降雨、机群喷洒灭火,吊桶(吊囊)灭火、索(滑)降灭火,其关键是掌握好技术要点、使用范围和使用时机,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扑大火离不开飞机,这已在人们思想中形成共识,但是,必须注意到,在森林航空消防得到重视的同时,还存在着几种倾向:
    一是因火场面积越来越大,有的火场指挥心里十分焦急,有时指挥调度飞机存在急躁的心理。有“只要飞机起飞去火场了,心理就安定了一些”的想法。
    二是从现实可以看出,谈论森林航空消防的作用多以扑大火为考量,即扑的火越大,直升机使用的越多,森林航空消防的作用越大,航站的地理位置和作用越重要,而不去认真总结小火为什么发展成大火的教训。这种观念近年有所转变。
    三是大火发生后,不论任务大小,任务是否明确,是否急需,都使用直升机。直升机在各航站之间、一个火场之间调来调去,致使飞行费严重超出计划小时,直升机使用率高,飞行绩效却很低。
    四是因有上级有关领导来火场督查,有时飞行时间的安排,是出于一种扑火心切,也有的是想造成紧张扑火“轰动”氛围的需要。
     五是有的航空公司,在直升机超飞行计划小时后,也希望多飞,超多点儿。在火场扑救后期,有的航站不管火场是否需要,对前去支援的直升机护林合同规定的计划小时也要吃尽榨光,以收取更多的保障费,存在着发生大火的航站赚钱,去支援的航站赔钱的问题。
    从上述可以看出,是否存在飞行费的浪费问题不言而喻。因此,各级领导在指挥调度飞机时,也应同省(区)防火办主管领导一样,在考虑火场需要的同时,也要考虑国家和省(区)飞行费的额度。从扑火兵力调集,装备和给养运输,火场观测、信息提供、飞行时间等多方面都要统筹计划,理清头绪,分清地空责任,注重每次飞行的绩效,整体安排好整个火场的飞行,收到高效飞行的效果。
    五、 成立前指飞行指挥小组,是调度指挥飞机必不可少的临时机构
     扑大火时,从一个或两个机场起飞,在同一个火场飞行的飞机最多时达十几架,甚至更多。化灭机群、洒水灭火的直升机、机降、倒人、运给养的直升机,以及火场观测的飞机在火场往来穿梭,此起彼伏,相互避让,电台呼叫十分繁忙。火场能见度低,机组人员精力高度集中,十分疲劳。有的火场,因没有统一的空中指挥,完全由各机组自行避开其他飞机。怎么飞,向何处投放兵力,基本上都是飞行观察员自行决定,飞机处于一种各自为战的状态,难以形成整体作战的态势,这也是扑大火飞行时间多的原因之一。因此,成立一个由航管调度、林调、气象观测员、飞行观察员、扑火指挥组成的火场飞行指挥小组,是十分必要的。这个小组在火场指挥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工作,其主要任务是:
    (一)、向火场指挥直接提供火场信息,标绘火场蔓延态势图。提出扑火建议。
    (二)、根据火场前指的意图,向各机组下达明确的任务,其中包括起飞时间,进入火场的时间、高度、进入和飞离火场的方向、机降、化灭、洒水的概略坐标。
    (三)、协调解决直升机在火场加油点飞行保障有关事宜。
    (四)、负责火场飞行的飞机与前指的通讯联络。
    (五)、汇总各飞机飞行报告的内容,向火场指挥汇报。
    要根据《中国民用航空专业飞行工作细则》、航路天气预报、本地天气实况组织飞行,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放行。
    多架飞机同时扑火飞行时,要提前制定好飞行程序、起飞次序、时间时隔。每架飞机固定往返飞行高度、飞行方向、转弯方向。特别是多架飞机在同一个火场机降灭火、化学灭火、洒水灭火及侦察指挥时,一定要制定出严密的安全飞行程序。可指定某架飞机担任指挥机、当化灭机群飞临火场上空时、指挥机指令其它直升机避让、悬停或落地等待、等化灭机群喷洒完毕离开火场后,再指令各直升机机降灭火或吊桶灭火。
    火场指挥机要随时保持与指挥小组的联系、按照指挥小组的指示、根据火场的实际情况指挥火场的飞机活动,所有飞机在离开火场后都要向指挥小组报告、听从指挥。指挥小组要随时掌握每架飞机的飞行状态和工作状态,掌握天气的发展变化情况,发现危险天气时及时通知所有机长。并根据每个机长的技术标准、飞机的油量、附近各备降机场的距离和天气情况来指挥飞机的返航、等待或者飞往某个备降机场。要严格掌握每天的飞行时限,扑大火时确实需要起早贪晚飞行时也要保证本场能够看清目标时才能起降飞机。起飞时刻不得早于日出前30分钟,返场落地时间不得晚于日落前15分钟。
    要严格管理边境灭火飞行活动,未经大军区批准不得进入国境线10公里飞行。确需进入的要事先有请示,进入紧跟踪,地空保联络,动态快反馈,形成飞机—指挥小组—东航中心总调度室以及哈雷达团的实时无线、有线、移动通讯跟踪网络,避免发生任何问题。
    综上所述,掌握森林大火的特征,满足火场扑火要求,是调度指挥飞机的根本出发点;掌握准确的火场变化信息,是调度指挥飞机的前提条件;抓住有利扑火时机机降森警和专业扑火队扑打危险地段,是调度指挥的首要任务;减少低效或无效飞行,是调度指挥飞机应考虑的因素;成立前指飞行指挥小组,是调度指挥飞机必不可少的临时机构。综上所述,是相辅相承的五项原则,要充分发挥出飞机在扑大火中的作用,就应当从这五个方面入手,加强飞机的指挥调度,达到理想的飞行效果。